【寻访身边的模范】潜心科研重实践 善于教学育英才——记法学院副教授冯煜清

發布者:李震發布時間:2019-10-31浏覽次數:46

“馮煜清老師在民訴課堂上善于把有趣的案例自然而然地引入,既有笑點又有知識點,并且人超nice!一級棒!”

“馮老師平易近人,溫文爾雅。他的課堂很輕松,籃球也打得超級好。”

“我覺得最能體現一個老師人品和教學理念的地方就是課堂,在馮老師的課上,他會照顧到每一個細節,真正讓我們快樂學習。真是法學院全民男神!”

在法學院同學們的眼中,馮煜清的課堂一直充滿活力,案例生動活潑,化繁爲簡,使得學生快樂地遨遊于民事訴訟法的世界。籃球場上、報告廳內、教學樓裏,總會見到他帥氣的身影。正如同今年“吾愛吾師”頒獎典禮中給他的頒獎詞所言,“溫文爾雅、淵博風趣,是爲馮煜清老師也”,馮煜清不僅是潛心科研的研究學者,更是傳道授業解惑的啓明燈。  

偶遇执法 钟情一生  

馮煜清是理科身世,高考保送至南京大學文科強化班,機緣巧合下選擇了法學。

大四面臨著升學問題,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無意中讀到了民訴法學專家吳英姿教授寫的關于法院實證調研的文章,立刻被执法人看待問題別具一格的視角、阐发問題理性全面的要领迷住了,“像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馮煜清當時就暗下決心,今後一定要研究這門“非常有意思的科學課”。幸運的是,他乐成成爲了吳英姿教授的碩士研究生,開始專攻訴訟法。

在碩士研究生階段,馮煜清的學習並非一帆風順,相反,由于自己非法學身世,基礎不是很紮實,第一次研究生研討課時就被老師當場嚴肅批評。但他並沒有氣餒,更沒有自暴自棄,相反他對自己做了一場透徹的反思,戒驕戒躁,把自己放在一個較低的位置上,焚膏繼晷,努力查文獻看資料,支付比別人多兩到三倍的精力去學習,花更多的時間去彌補自己的缺失。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法學门路上最大的困難不是艱澀難記的法典法條、深奧莫測的邏輯演繹,而是如何認識自己的不敷”。在法學研究的初期就被當頭棒喝,意識到自己的不敷以後,及時彌補,馮煜清對于這種經曆非常谢谢。正是在屢挫屢戰“學習的辛苦”中,馮煜清對法學的興趣越來越濃厚,知識積累也越來越豐富。

馮煜清博士階段師從香港大學的賀欣教授,賀欣教授是國際知名的法社會學家。實際上民事訴訟法學和执法社會學有非常多的交织知識,尤其關于一些司法制度的實證研究,也是他感興趣的話題。2013年,剛剛接觸法社會學,他在賀欣教授的指導和鼓勵下,把自己之前的調研內容寫成了一篇論文,抱著嘗試的心態向牛津大學主辦的第八屆中歐法學年會投稿,出乎意料的是,論文被年會接受,他本人還被邀請去牛津大學做論文發言。第一次在國際上發言,作爲博士二年級學生的馮煜清也非常緊張,台下坐著的都是只讀過其文章卻從沒見過本人的國際傑出中國法學者,有一種“舉目無親”的感覺。盡管擔任評委的哥倫比亞大學的Liebman教授給他提了许多尖銳的問題,但他最後還是得到了會議論文評獎一等獎的第一名。支付努力得到了结果,這時的他如釋重負,心情舒暢。會議結束後,會議方舉辦了一些社交活動,無論是認識的學者還是不認識的學者,都很友好地與他交换,向他体现了祝賀,馮煜清在他們身上第一次感覺到學術圈的溫馨,認識到自己真正努力去做學術會得到認可和尊重。這極大地激發了他的熱情,在此之後,就一發而不可收,他逐漸喜愛上這條學術科研门路,慢慢地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一直走到了今天。

  下层调研 实地研究  

馮煜清在課堂上常談到基層實踐調研的經曆,在問及基層實踐調研與學術研究的關系時,他很興奮地說:“我非常喜歡基層的那種環境,包罗那種生態啊,那種事情的感覺,那些一草一木,都讓我覺得如魚得水,包罗我博士期間研究信訪,後來研究司法制度、研究調解,我覺得基層讓很快樂、很純真、很淳樸,并且就在這種很簡單的環境下,能夠發現一些社會運行中間相對比較本質的一些規律性的東西,尤其是在糾紛解決這個層面上,你會發現中國法治的许多東西確實是能夠在基層找到它的原型、它的泉源。”

從整個法學學術層面來講,實證研究長期和教義學研究大概規範研究處于一個競爭沖突的狀態,但是近年來,它們有融合的趨勢。對于法學學者而言,尤其我國早期的法學學者,更多的是從法教義學的角度去研究問題,會陷入非常典范的教條主義誤區,包罗由于對许多司法現狀缺乏認識,導致法學學者研究的東西和司法實務部門真正在運作的方法完全南轅北轍。事實上,實證研究即能夠幫助學者掌握执法在現實層面如何運行,以及會受到哪些文本之外因素的影響,這對于完善我國的法學研究是非常有幫助的。因此,現在無論是教義學研究學者,還是實證研究學者,一個共識就是文本與現實二者不可偏廢,需要有機地結合。馮煜清也不例外,他不僅關注文本上的执法,還關注行動中的执法。

爲研究涉訴信訪,6年前馮煜清曾赴北京調研實踐,剛到位于南四環的最高法立案庭時,由于當時長著一副學生臉,與訪民交换時訪民並不太信任,難以找到問題焦點進行切入。苦惱之余,他想了一個辦法——與訪民同住,即讓一個訪民介紹,住在南四環四周主要面向訪民的一個民宿,通過和同住在裏面的訪民深入交换,慢慢地獲得對方的信任,得到一些時政素材資料。但是民宿條件特別惡劣,整個屋子都是上下鋪,三伏天只有一個電扇吹著。然而光吹電扇又有伤风之虞,于是他要求民宿老板給一床毯子,老板就拿了一床黑心棉的破棉被,令人哭笑不得,他整夜整夜睡不著,只能在四周又租一間屋子,前半夜和訪民聊聊天,後半夜就借口出去在四周屋子裏整理資料,每天都有種日夜顛倒的感覺,一天只能斷斷續續睡四五個小時。然而,就是這樣的艱苦過程,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快樂和重大的收獲,後來在涉訴信訪方面,馮煜清發了不少文章,许多都得益于這個時期打下的基礎。  

授课风趣 亦师亦友  

學習执法的人都知道民訴法是一門相對比較枯燥的执法學科,讓學生上好這門課並非易事,教師備課需要支付许多努力。就馮煜清而言,在初次備課的時候,一堂兩個半小時的課需要花十個小時來准備,除了教材之外,還要閱讀许多其他的文獻质料,盡可能把問題講授全面。成爲老師的第一年,馮煜清時刻擔心自己准備不充实,早上九點五十上課,前幾天都要備課到淩晨三四點鍾,然而上課的時候卻一點都不困,在馮煜清看來,面對坐在底下求知若渴的學生們,于台上侃侃而談很令人興奮。他總會耐心聽取學生對課程的意見,例如,哪些地方需要改進,都得到了许多很好的反饋,漸漸積累起了教學經驗,備課也日臻成熟,慢慢地終于能夠在十二點、一點鍾左右睡覺,心情方面也越发放松。每年,他都會根據最新理論實踐结果和前一年學生建議,對整個課程進行大幅度修改,如每年修改和增加30%-50%的PPT,大幅調整課程大綱,對上課的內容、作業摆设,調動學生參與課堂積極性等問題進行較大調整和嘗試。

教育學理論表明,學生連續会合精力的時間只有14分鍾,每到14分鍾他的精力就會渙散。因此馮煜清會有意識地在課堂中插入一些笑話大概生動的案例,幫助大家跟上課程的節奏。

馮煜清上課時的援引案例來源非常廣,實務只是其中一部分。“因爲我自己很喜歡搞研究,并且可以說有一點整個生活都被科研‘侵占’了的感覺,所以我經常看到什麽東西,腦中會跳出來‘這是不是可以作爲一個案例啊’什麽的。我想說,從执法人的角度看,我們要有一雙發現生活的眼睛,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许多細節能夠給你许多靈感,甚至能夠幫你在法學研究的領域中走得更遠”,他說到。

身爲年輕一代的教師,馮煜清認爲,除了在涉及專業學術方面的時候應該嚴格嚴肅之外,在其他時候,應把大家當成朋友一樣交换。馮煜清一直希望和學生處于一個平和的氛圍,用自己的行動無形中去熏染自己的學生,所以他會要求自己做一個有正義感、正派的、有勇氣的人。

在獲得“全校十大最受歡迎老師之一”這一稱號後,馮煜清依舊保持著他一向的謙遜說道:“非常感謝同學們的厚愛,我得到這個獎,非常驚喜。我想,直到我退休的那一天,我仍然會記得這個在我教學生涯中非常有紀念意義的時刻。不過,從我本心來說,其實受不受喜愛,受不受歡迎並不重要,我希望大家能夠真的從這門課上收獲些什麽,而不是把自己的時間、自己的生命浪費掉,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潛心科研重實踐,善于教學育英才。作爲一名法學學者與老師,馮煜清老師已經充滿信心,手秉天平和劍,胸中永存正義,鬥志昂揚地求索並前行。(陳睿毅)

  

【人物簡介】

冯煜清1987年生,法学博士,副教授,院长助理。江苏省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东南法学》编辑,SSCI期刊《Law and Society Review》《Hong Kong Law Journal》外审专家,“人民法院司法大数据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

研究偏向:执法社會學、民事訴訟法學、司法大數據。

主要科研结果:近5年公然颁发论文10余篇,包罗在《China Journal》《Law and Social Inquiry》等SSCI期刊颁发论文5篇,主持省部级以上课题2项,其他课题4项。入选2012-2015年香港政府博士研究生奖学金筹划(Hong Kong PhD Fellowship Scheme)。

【院系薦語】

馮煜清老師是一個胸中存正義,腹內有乾坤的人。他熱愛黨的教育事業,具有家國情懷,志存高遠。他專業敬業、理性缜密,謙遜務實、正直自信,學識豐富、敢于擔當、樂觀豁達、富有愛心,是法學院年輕教師中的佼佼者,是青年學生眼中的男神。 法學院黨委書記毛惠西


最新更新

一周熱點

返回原圖
/